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幼年大漩涡

严重邪恶

 
 
 

日志

 
 

开篇  

2007-11-09 01:13:46|  分类: 有野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听了系里的讲座,是上一届的跟德国学生交流做的东西的一个汇报,主题是“城市突变”。其他不说,主要记一下我感兴趣的。
    今天讲得比较好的就是鼎叔那个。虽然很不爽他那么嚣张,但是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他。他说他没有准备,天知道,但他讲得的确很好。条理清晰,语言简练,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这也是我开BLOG的其中一个原因,我知道有些想法我说了自己明白,人家听不懂。自己的表达能力需要练练,所以想借写些东西来练练即时表达能力。这里的东西我不会蓄心积虑,都是匆匆记下来的随笔,让路人看看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同时也是一种积累。鼎叔讲到的一个词引起了我的注意——蜕变。他说蜕变是随着时间流逝自然发生的的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然后他把这个概念跟城市发展联系起来。法国,英国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城市都是自然的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发展起来的,而且是向好的方面发展,这就是蜕变。而广州和柏林的相似之处就是他们都跳过了这个漫长的积累过程,直接就从从前变成现在的样子了。广州是改革开放的短短20年间发展起来的;而柏林是从柏林墙倒了之后才重新发展的,两个城市走的道路不同,性质确是一样的。这里并没有说这个变化是好是坏,所以叫“城市突变”会比较恰当。
    然后看了鼎叔那一组的作品。是通过外国人的眼睛看广州城市建设的一个小短片,用德语讲出外国人在广州看到的和想到的,用一些广州的城市视觉元素组成人的声音的音波,形式感很强。点子一还可以,但吸引我的不是创意,是外国学生说的内容,形式只是更好的表达了她的观点。那是她来到广州写下的日记,她说到中国寺庙很平静,只隔着一睹墙的寺庙外确是很喧闹。寺外有人卖乌龟,是被绑着的,放生用的,对此她很不能理解。还有广州的商业街很多人,店员也多,有买衣服不能试穿的,两三个店员要在门口吆喝,对此她也不能理解。还有公园里的老人很悠闲,跟公园外的节奏对比很强烈,安详的老人玩鸟,鸟是关在笼子里的,对此她也不能理解。外国人对生活细节的观察令我惊讶,这也许是当局者迷,但作为设计者观察是基本的习惯修养,他们的确是做得很好。外国人对中国城市的种种不能理解虽然很大部分是因为文化差异,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在城市建设中的问题,比如人口问题,传统文化的保护问题,经济问题等等。我称之为城市突变后遗症。
    此外,一名同学说到德国人熬不了夜的趣事令我有少许自豪。我甚至产生了打德国要夜里偷袭的想法,谁说中华民族是不具侵略性的民族?
    我觉得有必要记下今晚的感受,并且要分享给大家,于是就开了BLOG。从前我是很不信任网络的,但渐渐也接受了。人总是要“入世”的,而人的理想却是要“出世”的,这种矛盾也正好说明了我的现状吧。像DO的动画三部曲和创业创艺创教三创理论这种纯真的理想,已经渐渐离我远去了。我的状态已经有点脱离了纯粹的童年,然后慢慢被这忙碌的世俗削磨得越来越规整,最后湮没于尘世。不过有人脱俗就会有人随俗的,就要看你的能力达不达得要引领俗世的境界了,记得很久以前我还作过这样的梦,庆幸的是现在还能记得。现实就像一个大漩涡,避免不了淹没其中,唯一的出路是你自己就是一个漩涡,把它吞噬掉,然后成为另一个现实。随波逐流只是一个生命诞生与熄灭的过程,与漩涡抗争才是生活,我需要这样的生活,故名漩涡。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